定位诗:厦门三百年土楼倒塌

文章来源:致设计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6日 03:53  阅读:5679  【字号:  】

回到家,我的肚子突然疼了起来,哎呀呀,好疼呀!我脸色苍白,疼得在地上打滚,我咬紧牙关,嘴唇发青,我痛苦地呻吟着,心想:如果妈妈在,妈妈就会照顾我,带我上医院,挂号找医生,还会喂些药给我吃呢!可是现在妈妈不在了,怎么办?

定位诗

就这样,我满怀希望的度过了这个夜晚。一大早我就起来把大门打开,生怕爸爸回来的时候大门是锁着的。现在我渴望看到爸爸的心情已经远远超过了我对零食的欲望。在这一天我知道爸爸今天回家,我不知道我去外面看了多少回,在心中默默抱怨了多少回,又一次我艰难地度过了一个上午。

记得那一次她在看书,我正好碰到不会写的字,便想请教她。但见到她的入迷样,不忍心打扰她,就去问其他同学。可是,好几个同学都这样回答我:对不起,我不知道,你去问问其他同学吧,或许其他人知道。于是,我便垂头丧气起来。张庆欣翻书时刚好看见了我这个样子,便走上前来关切地问道:怎么了?我说:我不会写‘校徽’的‘徽’字。她说:那你把本子递给我一下。我疑惑地递给了她。我看见她眉头微微皱着,好像在凝神思考。不久,眉头舒展地在我的本子上写了什么。我定睛一看,咦?这不是‘校徽’的‘徽’字吗?我说了一声:谢谢!她朝我莞尔一笑,露出洁白的牙齿,说:我们是好朋友,不用这么客气。然后又把头埋了下去,津津有味地看起了书。

首歌很好听,我们走着走着就走出了小树林我们快到家了,我看到了墙上的小壁虎,很奇特,壁虎身上的花纹十分好看,就好像人类穿着衣服一样。壁虎一会爬那边,一会爬那边,突然,好像是到壁虎家来串门的小毛毛虫,但是,一看架势,好像是来打人的,毛毛虫好像说你上次欠我了一个东西,快给我们,还给我们,他们打起来了,毛毛虫转到壁虎的后面,把壁虎的尾巴咬断了,我和同学看到了这一幕惊呆了,我心里像壁虎疼不疼,我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,他告诉我;壁虎的尾巴还会长出来的,当时,我虚惊一场。壁虎爬到一棵树下,树下长满了许多白色的大花,非常漂亮,上面有一些茂密的枝叶,像一个个可爱的笑脸。

2030年交通非常方便,大路旁边每天都会看到穿着绿色衣服的交通人员,只要谁违反了交通规则,穿绿色衣服的交通人员们都会让他站住,无论下雨还是打雷……穿绿色衣服的交通人员都会在那里工作。他们实在太辛苦了,这些车的来往都是很方便不像以前那么的堵车,马路上还有往行的路,路人走的路,就不会出现以前那样的种种车祸了,也不会失去一个又一个的生命了。

叮铃铃——闹钟响了。我从床上坐起来,用尽力气伸了一个懒腰,啊,原来只是一个梦。我略有遗憾地说道。虽然这一切都是我的梦,但是未来的某一天,它一定可以成为现实!

不再在意别人的看法,摆脱自卑的阴影,放手去做想做的事。如果自己都否定了自己,就永远不会抬起头。蜷缩在黑夜的某个角落,一个人默默的擦眼泪有什么意义;还不如勇敢起来,坦然点对一切是非,冲出那禁锢的牢笼。




(责任编辑:鲜聿秋)